直播专区
捆绑鞭打
遥控跳蛋
多人操逼
性爱教学
勾搭路人
换妻绿奴
户外暴露
丝👣诱惑️
官方推荐
骚友福利️
舔阴肥婆️
萝莉吞精️
颜射空姐️
肛交老妇️
深喉白虎
狂插花臂️
明星黑料
官方推荐
骚友福利️
舔阴肥婆️
萝莉吞精️
颜射空姐️
肛交老妇️
深喉白虎
狂插花臂️
明星黑料
激情在线
御姐舔🍌
探花约聊
萝莉白丝
推特福利
姐妹双飞
露出偷拍
蜜桃臀🍑
绿帽狗奴️
网红内射
夫妻做爱
嫩模空降
直播喷水
学生内射
网红3P
空姐抠逼
做爱偷拍
少妇实战
在线视频
日韩无码
国产精品
日韩精品
欧美精品
中文字幕
人妻系列
强奸乱伦
动漫精品
在线视频
制服诱惑
自拍偷拍
有码视频
3P合辑
巨乳系列
颜射系列
口交视频
自慰系列
激情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激情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裸聊直播
性爱技巧
无码诱惑
同城约炮
在线约炮
选定妹子
邻家女孩
美女直播
网红直播
在线互动
少妇直播
孕妇做爱
露脸野战
户外大秀
同城直播
内射裸女
高潮裸播
勾引打炮
上门服务
清纯学妹
极品少妇
兼职空姐
全套服务
❤️指滑
🔥足交
💛肛交
点击约起
同城约炮
高端外围
人气网红
日本女优
高校学妹
偷情少妇
都市白领
发情御姐
点我约炮
模特直播
颜射空姐
高清无码
日韩无码
少妇兼职
成人抖音
经典三级
同城约泡
国产原创
直播做爱
国产偷拍
学生萝莉
少妇兼职
母女双飞
人狗大战
变态另类
人妻淫穴
空姐少妇

梦幻的宝来

(一

我跟阿发是同事关係,小宜是阿发在高雄一间泰式按摩认识的湖南妹,一个小孩的妈了,听她说六年前嫁来台湾,终于在前年跟她老公离婚,目前则单身。而秀秀则是有一次我到台中找我的军中学弟,他刚好找了几个朋友在中港路某个KTV一起唱歌找传播妹,秀秀就是我当时挑的传播妹,说真的,那还是我第一次接触传播。

小宜跟阿发前前后后也认识了快一年,因为按摩熟了以后,阿发开始约她一起吃晚餐,大概五个月以后就开始进入朋友之上的关係。说真的,小宜是对我们发哥满有好感的啦!

不知道大陆新娘总是希望在台湾居留还是可以有个好归宿还是怎样,我们阿发第一次跟小宜发生关係,还问她缺不缺钱,本来要给她一些,小宜则是装作生气的模样,觉得阿发把她当成妓女一样在看。我跟阿发在聊到这个的时候,都在想她该不会是放长线钓大鱼,毕竟聊天之余,有让小宜知道他是在保险业,收入都有上百万的关係。

话说到我这边,我跟秀秀认识的时间好像也跟他们相近,都是快将近一年的时间。虽然我在高雄、她在台中,但是其实就在我们认识的第一天,两人就发生了关係,之后她有下高雄一次,而我找客户有上去过台中四次,应该是每次都有相约碰面,也每次都有美丽的缠绵。

我对秀秀说真的没有很诚实面对,包含我的工作、我的婚姻,但是我们却很像小情侣般的小别胜新婚样相处,她也有男朋友(但根据她说目前在服役中)。她会让我着迷的地方是她左手臂上全刺青。其实,我是不会很喜欢女生刺青的,但是她的谈吐和娇羞的模样完全跟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大不同,还有她标緻的身材真的很正。

缘起其实就是有一天我跟阿发饮酒搏感情时,吐真言的谈天中发迹,姑且了当的说两位姑娘就是我们的「固定性伴侣」,才发现我跟阿发原来都有相类似的另一段。醉意下好兄弟一定会无所不谈,然后毫不保留地全数倾吐风花雪月的光阴,即使我自知酒量不好,但我很清楚,自己是在有意识的状态下跟他说:「发仔,咱们把马子约出来一起玩好不好?」

起先阿发还似懂非懂,我直接跟他点明旨意说:「就是4P啦!」我记得阿发当时的回应是:「干!玩这幺大哦?要当表兄弟就是了啦!」我感觉到阿发虽然语带开玩笑,但是有酒醒认真的模样,我说:「对我来说,我觉得这是一辈子一定要有的经验。」

从那天之后,我跟阿发虽然是不同体系的同事,但我们却变成很好的麻吉一样。而我们也开始花时间说服彼此的伴侣,展开这场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人生初体验。

大家猜,我们用多少时间说服彼此的伴侣?

整整一星期!哈哈!感觉好像是很短的时间,但我却是每天花上大概半小时讲电话,阿发则是每天去给她按摩,每天给她灌输。

这是个很特别的体验,很特别的回忆,我们彼此称讚对方的优点,让秀秀和小宜也都好奇我们对方以产生好感。不过我想这过程就真的不用再赘述了(我知道提枪的捧友,已经想按往左键了)。

确定彼此心态上可以成行之后,确认了彼此的时间,我当这次活动的总召,规划了两天一夜的宝来温泉之旅(这是在去年八八水灾之前)。

还记得我们是约了人潮稀少的週二、週三。礼拜二那天秀秀一早从台中坐了高铁下高雄,在那之前我先开车沿途载了阿发跟小宜。早上十点多接到秀秀后,我们就从国道十号一路奔向旗山,然后往美浓、六龟方向驶去。到达宝来已经是约略中午时分,用完我推荐的餐馆之后,一点就直接进房Check-in。

而在这两三个小时行车和用餐当中,我跟阿发尽可能的让两位女伴都可以心情愉悦,整个车上不断有欢笑声,根本不像是第一次出游那样,而且每每想到今晚可能发生的血肉模糊的画面,我就不禁微硬了起来!我们也都彼此称呼了「你Honey」和「你Baby」这样的词,感觉上就好像两对小情侣一起郊游那般。我记得有段对话是这样的——

我:「发哥,你Baby大你一点,你都不怕被她吃掉哦?」

阿发对着小宜说:「我教你台湾有句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小宜装听不懂的样子说:「我哪有像狼一样?我是很温柔的小母狗耶!嘻嘻嘻……」小宜知道她讲这句话算是很开放的,所以不禁害羞地拿起抱枕,把脸遮起来。

我就说:「最好是啦!温柔的小母狗是我们家Honey,她都很听话又很服从。」

秀秀这时反而一改常态的说:「谁跟你服从啊?我虽然离四十很远,但我可是母老虎哦!你们两个小香蕉,小心被我们这两个野狼和老虎咬断了!」

秀秀很稚气的挺胸铿锵发声,我和阿发却深深感受到一场狂风暴雨的体验即将引爆!

我们订了四人房,有两张大床、独立汤屋的小木屋,一进房间就好像好奇宝宝的寻宝,大家看到泡温泉的独立空间就好兴奋,大家直呼这六千大洋花得真是值得!

大家观赏完房间后,应该要开始观赏彼此的胴体了,我马上累趴在床上说:「哦,开车好累哦!谁要帮我按摩?」

秀秀真的是很贴心靠过来说:「Honey,我看你不只需要按摩吧?」

我记得剧情是从这里开始的。


秀秀很温柔的坐在我旁边,真的煞有其事地按摩起来,一旁小宜这个按摩专家也在旁指导,边说:「秀秀,你可以怎幺按怎幺按,这样阿仁会很舒服的!」在一旁的阿发,原本两颗眼珠子瞪大的看着我和秀秀,也趋上前来从背后搂着小宜,慢慢亲吻她的耳垂、脖子,慢慢地上下其手。

原本秀秀认真的帮我按摩,反倒是我们两个开始斜眼看着他们表演,小宜跟阿发就站在我们的床沿,双双闭上眼面对着我们,他们彼此享受的模样好像在挑逗我们似的。

阿发问了小宜:「在他们面前做会不会不好意思?」小宜没说半句话,只见她简单的摇摇头状,手已经反手往下在发屌上盘旋。阿发一手早已隔着外衣在宜奶上蹂躏,另一手开始向小宜的秘处进攻。

小宜持续背对着阿发,双手在背后像戴了手铐一样慢慢抚摸发屌,然后大力搓揉、开始拉下牛仔裤拉鍊、解开万宝龙皮带,阿发的裤子顺势而下已经只剩白色三角内裤。

因为躲在小宜身后,所以隐约看到白色内裤里的小香蕉正缓缓发芽,秀秀边帮我按摩边说:「哇!现在还有男生穿白色三角裤哦?」我说:「他有穿已经很好了!」秀秀很娇羞的靠到我耳边说:「那你穿什幺样的内裤?」

我没理会秀秀,就像小宜非常投入剧情、也没理会我们两个的对话一样,反而迸出一句:「Baby,我好热,帮我脱!」

这两个钢管男女,像是疯狂挑逗我们似的,毫不害羞的一直面对着我们投入自己的激情中。我知道阿发有点故意不脱小宜的衣服,因为阿发曾经说过:「我觉得,穿着一点衣服,或是内裤脱一半做,叫做爱,有一点激情情愫;两个人都全身脱光的做,感觉像是交配!」儘管如此,小宜已经用双手将发屌搞得红通圆润了。

阿发真是可恶极了,手一直在小宜的秘处掏水,然后故意将淫水抹在她的大腿上,三次、四次,真的看得出来小宜的淫蕩声不是假的。

小宜真的受不了了,转过身背对着我们,把阿发推倒在另一张床上,应声把阿发的小YG扯下,发屌像装了机关一样大力弹出。这时小宜边脱着自己的衣服边说:「Honey你坏死了,你不知道我的水很珍贵吗?」

我和秀秀看着小宜确实够迅速,没有三十秒的时间已经将自己扒光,一丝不挂的背对着我们。看着赤裸裸的背面胴体,我真的不得不反应,我已经趴不住了(因为小屌反应了以后被压着会不舒服),手于是伸进裤管将枪管调成12点钟方向。秀秀知道我有反应了,手伸进我的衣服内开始很温柔地抚摸。

就在我很舒服地阖上眼过了一秒,「啊~~」的一声,小宜做了一件超夸张的举动,我真是不敢相信她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做就……

小宜依旧赤裸的背对着我们,像是完全没有我们存在一样,踩上床去双脚横跨在阿发头顶上,一个「噗通」将自己的秘处坐在发嘴上,像是要强灌阿发喝她的淫水一样。小宜两只手前倾刚好压着阿发的两只手,阿发就好像以投降姿势在虔拜小宜。

(二)

经过了第一轮的激战后,咱们两对各自躺在彼此的床上,时间大约来到三点多。正当我还停留在喘息清醒的念头下,我听到阿发和小宜窃窃私语,我想是他们正在甜言蜜语吧!

没三十秒,阿发向我使了个眼色,要我跟他交换床位。我表情带点疑惑的模样,向阿发比了一个「OK?」,阿发向我回应说,XX已经準备好了。我低头向秀秀示意后,我们两个便光着屁股就这样下床又上了另外一张床。

这下好了!现在就在我赤裸裸身旁的,是刚刚让阿发完全没有男人尊严的小宜。怎幺说呢?我想到小宜直接坐在阿发脸上,要他直饮春水的放蕩火辣样,我对小宜真是产生又爱又恨的情愫。

我简单和小宜小聊几句之后,我就跟她说:「我好想看到你温柔小女人的一面哦!」小宜反而异常娇羞的靠在我的左臂上,然后轻轻的给我一小吻,我跟她说:「我想去沖凉一下!」(话说,我可是知道大陆把洗澡称呼为沖凉呢!)小宜在耳边跟我小小声的说:「Baby,你帮我拿条毛巾,我要跟你一起洗!」然后,超抚媚的又给了我一吻,我身体都快酥了我!

之后,我和小宜就移驾到淋浴间了。呵呵!

我和小宜光是在淋浴间可就更精采了,剧情有点错综複杂,我记得一开始她很温柔的跟我说不要动,她来就好了。然后从上到下,用沐浴乳彻底地帮我搓揉了一遍,然后让浴水由莲蓬头从头顶顺势而下,小宜也用双唇和舌尖从头往下舔遍,尤其在帮我那话儿吸吮的时候,还会在口中含水将小屌也含着漱口那样,这根本就是阴茎SPA嘛!

我真是第一次有这种体验,过程当中我一直想要也给她一些回应,小宜却要我不要动,带着楚楚可怜的表情央求我,我心软了,但屌更硬了,真的去她小宜的,我爱死当下的氛围了。

当然,时间过了一会儿,光是她这样上舔下舔,像是泰国浴的磨蹭(过程中我都不得不怀疑,这一定经过专业的训练),我都快爆了!换我把小宜强压在淋浴间墙上,我给了小宜相同对待,但是我的小嘴仅限到肚脐以上,我的双手可灵活得让小宜嗨得很。

我要小宜像母狗似的趴着墙,我从后面用小手媲美跳蛋的强震,中指、中指加食指、拇指,到最后中指和食指再加上无名指,哇~~这下可好了!小宜的叫声从呻吟到放声嘶吼,流水声「嘶嘶」作响,我隐约听到小宜说:「Baby,我好想要你进来唷!我要……我要……」

我故意说:「哪里进去?」

「你那里,小弟弟。」小宜用她的左手抓紧我那话儿,一直套弄着。

之后则是进入一连串的抽插,只要我一快喷出时,我就给她轻轻一吻,然后抽出换姿势。一开始的站立背后姿,流水涌出滴落在小宜的背上,顺势流往小宜的双臀而下,我卖力推车的「啪吱、啪吱」声,夹杂着水的串流声,太鹹湿了!

然后,我将小宜转过身,把她一脚抬起,我乔了一下角度,两人正面的私处重逢,这个姿势没想像中那幺舒服,我的活塞只能上下移动,不太能尽情前后抽插。于是,我另一手将她另一脚也顺势抬起,小宜背靠着墙上,我像是传说中的火车便当上下摇摆,小宜的双奶让我晃得好匀称的摆动。

我好喜欢这个姿势,而且当我快要到的时候,我会故意将小弟抽出一半多,大概只让头头的地方留在小宜妹妹里面,莲蓬头的流水一样沖落在我们俩的性器上,我说:「休息一下。」然后头低低的欣赏着私处,我听到小宜在我耳边轻声说:「你比阿发还让我更爽耶!」

水不断地沖落,小宜的眼睛几乎撑不开,我把水关了起来,淋浴间变得无比安静,房间里我更听得见秀秀的淫叫声:「啊……啊……」我再将小弟插进小宜的妹妹里,小宜也大声的「啊啊……Baby~~」了一声。

我和小宜用火车便当姿势拥吻,我对小宜说:「Baby,我们来跟他们比赛!」小宜露出疑惑的表情问:「怎幺比?看谁比较大声吗?」我一时也觉得好笑,到底要怎幺比?于是就跟小宜点点头,点点下面的小头,小宜随即呻吟似的喊出:「啊呜~~Baby,我想要很爽很爽的姿势!」我就这样用老汉推车的方式把小宜抱出淋浴间。

我原本要坐在浴厕间的木椅上,这下我可不用费力了,但是在移驾的过程当中,我太费力了,小屌有点变软,小宜于是帮我拿掉套子吸吮了一番。小宜就这样跪在我的两腿之间不断地套弄舔蛋,重点是舔蛋的时候还向上淫蕩地看着我,真是太完美的画面了,我说:「Baby,我好爱你唷!」

过没两三分钟,我的宝贝管用了,我再将小宜抱坐在我的大腿上,小宜的脚还能稳健地踩着地板,这下我真的不用出力了。小宜双手紧紧掐着自己的双峰,头抬得高高的望着天花板,我的手则微掐在小宜双臀上,随着她的上下摆动,好一个借力使力。

这小妞现在嗨得可真的比秀秀还大好几倍了,我想这声音让门房外都一定听得到,这个画面现在想起来都很兴奋。过了一会儿,哇~~我快到了,天呀!我紧抱着小宜让她不要再上下摆动,我跟小宜说:「Baby,你要这样到吗?」小宜捏了一下我的鼻子,咬了一下我的耳垂:「我早就到很多次了啦!你快到了吗?我好累了哦!」

「那我们就这样到哦?」我挑了一下眉说,「可是我要你叫得比刚刚更大声喔!」我抿了一下嘴。

小宜话没说半句,开始摆动她的双臀,抓起我的双手紧握两奶,小宜的手还示意要我不断紧抓她的小宜奶。

「啊啊~~好爽啊!Baby,不行了……好舒服哦!干我……我要你……我要你快出来……啊……哦……嗯……」

有一整个快一分钟的时间,我深深感受彼此进入疯狂的状态,小宜不断说不行了,双臀却晃动得更大。我也掩不住我的爽度,随着小宜的哀嚎,我也放声:「啊……贱女人!你这个色女!啊……」那一分钟什幺话、什幺声音都出来了。

我也不想再停顿这场美丽的误会:「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啊……啊……啊……」我记得我的手抓着小宜的双臀很紧(小宜事后还跟我说,我真的抓得很大力!而且过程中我还会小力打小宜的屁股)。

我真的射了,没急着抽出,我紧抱着小宜,她的双奶就大喇喇的在我眼前,我亲舔小宜粉嫩的小奶头。大约就这样两人休息了两三分钟之久,小宜有点软脚的站不起来,我跟小宜说:「沖一下,我们一起泡个温泉吧!」结束了这场无床激战。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我们四个的裸汤,话不着边际的乱聊瞎聊,有一句没一句的对答,泡热了就坐在池边。秀秀拿了冰箱里的冰饮料,赤裸裸的两男两女就这样悠闲地渡过了这美丽的週末。现在边写着记录都觉得,这真的像做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