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专区
捆绑鞭打
遥控跳蛋
多人操逼
性爱教学
勾搭路人
换妻绿奴
户外暴露
丝👣诱惑️
官方推荐
骚友福利️
舔阴肥婆️
萝莉吞精️
颜射空姐️
肛交老妇️
深喉白虎
狂插花臂️
明星黑料
官方推荐
骚友福利️
舔阴肥婆️
萝莉吞精️
颜射空姐️
肛交老妇️
深喉白虎
狂插花臂️
明星黑料
激情在线
御姐舔🍌
探花约聊
萝莉白丝
推特福利
姐妹双飞
露出偷拍
蜜桃臀🍑
绿帽狗奴️
网红内射
夫妻做爱
嫩模空降
直播喷水
学生内射
网红3P
空姐抠逼
做爱偷拍
少妇实战
在线视频
日韩无码
国产精品
日韩精品
欧美精品
中文字幕
人妻系列
强奸乱伦
动漫精品
在线视频
制服诱惑
自拍偷拍
有码视频
3P合辑
巨乳系列
颜射系列
口交视频
自慰系列
激情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激情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裸聊直播
性爱技巧
无码诱惑
同城约炮
在线约炮
选定妹子
邻家女孩
美女直播
网红直播
在线互动
少妇直播
孕妇做爱
露脸野战
户外大秀
同城直播
内射裸女
高潮裸播
勾引打炮
上门服务
清纯学妹
极品少妇
兼职空姐
全套服务
❤️指滑
🔥足交
💛肛交
点击约起
同城约炮
高端外围
人气网红
日本女优
高校学妹
偷情少妇
都市白领
发情御姐
点我约炮
模特直播
颜射空姐
高清无码
日韩无码
少妇兼职
成人抖音
经典三级
同城约泡
国产原创
直播做爱
国产偷拍
学生萝莉
少妇兼职
母女双飞
人狗大战
变态另类
人妻淫穴
空姐少妇

老婆的复仇

三十岁的我,大学外文系毕业,结婚将近十年,老公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惟一的一个男人,婚姻生活算来是蛮不错的,其间也曾经怀孕二次,但却因打拼生活,过于劳累,二次都不幸流掉了,后来就是一直不能怀上孕,所以没小孩,除了性生活很不错外,其它一切都算是很平淡吧,为人如此又复何求

可是最近一年中,老公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初出马竞选,就当选了在野党的国会议员,接着他们政党又当选了执政党,他接着又被派出任政府要职,当起公立银行董事长,一步登天,公余之后,一大堆女人莺莺燕燕围着他转,常常借着出差名义,到外埠视察,不在家中住宿,有一天对我说,要我同意让他带一个有孕的女友回家同住,又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等等屁话,有些像现代版的陈世美,害我悲伤到极点,也可以说把我和我的生活都打乱了!

我们结婚十年,跌跌撞撞一同经历了很多事情,银行的债,弟弟阿龙的赌款,婚前的分手女友,家人长辈的健康与送终,但为了生计,我也曾到双语补教班执教一段时间,好不容易,现在生活才有了改善,但他又实在很花心,立即胡天胡地,多次不同的外遇情妇,争吵不断,把带我跌进了谷底,我真的是好怕!也十分的气愤,生怕会把这得来不易的生活,跌入谷底,搞乱,甚至可能会把我努力经营多年的婚姻,澈底破坏殆尽!想到这里,大有当初悔教夫婿觅封侯,现在伊于胡底,真的不知该如何收拾。

这件事情的发生,在今年三十二岁的生日那天,老公说他老朋友请他去喝喝酒,说大约十点左右就会回家,我想我们夫妻很久没敦伦了,我先去洗个澡,打扮一下等他回来,晚上可以做场爱,我叫厨子烧了一些可口的好菜,(现在家中情况好转,就僱用了厨子) 等他回来我们一起庆生切蛋糕,谁知一直等到半夜一点多,还没见他回来,就打行动给他,电话响了,他说正在卡拉OK唱歌走不开,再一下就会回来,但电话背景中有一些女人的欢笑声,分明是在一些欢场地方,到半夜3点都不见人形回来,再打行动给他,电话都响到跳语音了,还没人接,心理就很火大,担心起来,再打……再打……!电话接起来了,问他在那里?可是他一直吞吞吐吐的,说得不清不楚,……我打电话给他司机,司机告诉我蕫事长今天没用他车,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说,他在骗我!一定又给不知那只狐狸精给迷到盘丝洞去了。

直到第二天下午,下班后司机才送他回家,我跟他大吵一场,几乎要大打出手。

他生气后,就穿了一件简单的衣服,戴了一付太阳眼镜,拦了一部计程车,出门去了。我也拦了一部计程车跟在他后面,看他去那里,看到他在车上在打手机,七转八转在一条路傍下了车,我在走远处看见他下了车,我在远处也下了车,躲在那里看他要做什幺,要去那里,却看见他却突然钻进一辆停在路傍,一部白色轿车的前座,开车的是一个长髮的女子,车子就开走了,我想也拦了一部计程车跟上去,可是附近一下招不到车,想跟也没办法,只能徒乎呼负负,铩羽而归。

以后很多天他都没有回家,至每天下午,我都到他公司门口远处去埋伏,远远看到他没坐公司黑头大轿车,而自己开一部新的丰田厢型轿车下班。


我愚公移山,天天下班时,在公司门口远处守候,终于破我发现了人他金屋藏娇的地方,但那栋大楼门禁深严,我没有証件无法越雷池一步,进不了屋内,而且我又怕会影响到他的仕途,一旦上了报,鱼死网破,到时候两败俱伤,我也佔不到什幺好处。

我在门口,用视讯门铃和他通话,他在楼上跟我说话,

『妳要做什幺?妳不要在门口胡闹,闹砸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开门,放我上来,我要见见你的姘头』

『不要出口伤人,什幺姘头不姘头的,她是理事长的千金』

『什幺千金不千金,做姘头就是姘头』

『积点口德好不好,不要乱说话』

『偷人家老公,不叫要姘头要叫什幺?要叫婊子吗?敢吃不敢当,不要脸』

『不要逞口炮,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份子,怎幺像村姑一样,髒话连篇,回去!明天晚上我们家里见,有事当面谈』

『你高尚,但是个孬种!缩头乌龟,你出来,我们现在就谈,喂!喂!喂!』

我拼命按对讲机说话钮。

『回去!明天见』他竟把对讲机关了。

气死我了!我怏怏地回家去了。

回到家中,上床睡觉,形单影只,没有一人陪我,整夜失眠,胡思乱想,到了下半夜,外面下起雨来,点点搭搭,回想老公在一年前未发达前,在这一同一张床上,我们常常在这里恩爱,有时在週末前一夜,我们常会做爱做的事,有时一同观赏A片,然后依样画葫芦,虽然他做爱不耐久,但是我还蛮受用的,男欢女爱,多幺美好,谁知才短短十来个月,他就爱上了一只狐狸精,置我于不顾,现在我是翡翠衾泠谁与共,鲜花盛开何人赏,谁来爱我。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老公还是没回来,每日打手机给他,刚开始语气很不耐烦,后来索性换了门号,再后来就根本打不通了,用公司电话找他,都由秘书代接,不是说董事长正忙,就是正在开会,或他公出在外,难得接通一次,也是说今夜回家吃饭,等他一夜,还是不见人影。我心里退而求其次,男人心野拴不住,但即使在外面养小三,我这个卅二岁的正宫娘娘至少也应该三不五时,雨露均沾喂我几次吧,日子一长,阴道不时对我闹革命,我有苦向谁来诉。

又是一个寂寞黄昏,厨子和帮佣夫妇都下班回家去了,只留我一人独自在偌大一个家中,寂寞梧桐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桌上有饭菜也难下咽,心中一直在烦燥激动,感到贺尔蒙在身体内乱窜,一定要出门走走。

我化了一个淡妆,但涂上艳红唇膏,扎一个年青女生的马尾,开车外出,但不知驾着车到那处去,信意往闹区开去,开着开着就到了思忠孝东路,看到一家霓虹灯闪烁的PUB门口,在门口停了车,将车交给了泊车小弟,就进去找了一个靠墙角的位子坐下,叫了一杯Pink lady,慢慢啜饮,想到近日发生的事,不禁悲从中来,低头独自垂泪,坐在我身傍的男男女女,一对对嘻嘻哈哈都在欢笑,只有我一人形单影只,更不禁十分伤心,杯中空了,我又点了一杯辣喉的龙舌兰,一饮而下,呛了个泪流满面。

The night is still young,夜末央,店中客人愈来愈多,店中声、DJ乐声愈来愈了吵杂,我静静地喝着,一杯,再一杯,又再一杯…………

我酒量还算不错的,啤酒大约可以喝3∼4瓶吧…… 可能是一个女生呆呆的坐在喝酒吧,自然有些苍蝇,嗅到气味而跃跃欲试,我都没理会,最后引来了一位180几公分高,30出头的老外慢慢走了过来,像一座塔似的站在我面前,用洋味很重的中文问我:『小姐!我可以坐下来吗?』我看着他,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看到……他长得也真的又高大又蛮帅的!我心跳突然加速,他看我只看着他,但没作任何表示。

『对不起小姐,看妳一个人,我可请妳喝杯酒聊聊天,交个朋友好吗?』

报复心理上昇,心脏一紧,胯下贺尔蒙猛然爆发,我几乎是喘着气的随口答应:『随便,请坐吧!』,他就坐在我对面椅上。

暗淡的灯光下,我端量了他一下,一双炯炯有神浅蓝色的大眼,好像要看到我衣服的内部,鬈曲浓密的褐色头髮,有些膨鬆,稍嫌高耸的鼻子很性感,有一些不算很紧密的鬚髭,看起来十分扎人,可以算是一个很帅的小伙子。

他自我介绍是住台北快十年了,是一家双语补习班老师一人在台,他给我又买了一杯墨西哥龙舌兰酒,聊着聊着就又喝完第三杯了,我告诉他我也曾是双语补习班老师,相谈就多了不少题材,每杯酒虽说只是很少量,但它实在很辣、很烈。虽说我心底已自我放弃,今朝有酒今朝醉,喝醉了遭人检尸,我也辖出去了。跟他说我有点醉了,想回家了。

他就很细心的问我,要不要去吃一些宵夜,填填胃,我突然想起来,今天厨子做的晚餐仍留在家中餐桌上,还真没用过晚餐,经他一提我才想起来,肚子真的有点饿!他就介绍我说这PUB的东西还可以,可以不可以,让他请客,Dinneris on him请不要客气,我就点了一客丁骨海陆牛排,餐后又再喝了一杯的咖啡,(有今夜不入眠的下意识了)……真他妈的也有8、9分酒醉饭饱了,他没有用餐,只是在一傍打量我,不知是他不饿,还是他有阴谋,上马前不宜饱食。

我说,谢谢你的酒和餐,想离回去了,他拉着我手问我:『反正也没十二点,night is still young还早嘛!要不要到我家坐一下,安静的听听音乐,放开一下心情?』(我曾告诉他老公出轨,夫妻吵架,所以一人来这里生闷气)我虽是没见过场面的女人,但当然知道如果我跟他去,会发生甚麽事,但酒意冲脑,只看到他这魁梧的身材,也有些动心,可是当时真的不知该要怎幺说『 Yes 还是说 No』,只是踌躇欲语还休。


只呆呆的看着他……自己知道脸上和身上全红了(但在Pub 的灯光下,应该是看不出来。经验老到的他,看出了我的犹疑,就笑笑的说:『 Dear! take it eazy, It just a casual date,nothing serious』我轻轻咬了一下下唇,点了点头。

他低头轻轻地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我酒意鬨然一下,猛冲上脑,心脏呯呯乱跳。

他家就在附近,车程3分钟左右就到了,路上他一直说一些他的事情,可是我跟本没听进去……酒意上头,只听到车子引擎声嗡嗡的,心脏还是呯呯直跳,手心出汗,脑袋真的一片空白!到他家后,我坐倒在他家的沙发上,他开了音响播放了当红女歌星碧昂丝的情歌,再倒了一杯红酒给我。然后坐在我右边身旁,轻搂着我,感觉我真的醉了,很紧张,步上老公的后尘,哈!我真的也要出轨了!

他突然抱着我,然后就往我嘴巴吻上来了!满嘴口香糖味,很好闻。不知是酒精的作祟,还是心里报复心态,我跟本就不懂得反应了,只有心跳,面红耳赤,脑鸣不止,加上急速呼吸!也不知道吻了多久,来时本来就坐在沙发上的,而现在却变成已经躺在床上,好像很自然的,我就扯下了自己身上仅剩下的一条小内裤。

他说:『坐 起来说我们先去洗洗澡吧!』

我真的很想说『不!Stop!let’s stop right at here不想继续了!』

可是我却只听到自己说:『I’ll do it myself 我自已洗,不要一起!』。

然后他就牵了我进浴室,自己就回到卧房去了,我洗完了!我就包了一条大浴巾出来!走出浴室坐回床上,却看到他正在捡查我的包包。

我吓了一跳,急着问他说:『你在干吗?』。

他讪讪说:『我在找找看有没有保险套』。

『找到了吗?』。我生气地说。

『没有!』。他嬉皮笑脸地对我说。

他又说:『妳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洗一下,很快就会洗好的!』。

他进去了后,我急忙打开我的包包,看到钱夹内,现金和银行信用无限卡,都安全无恙,就放了心。

我又去倒了一杯红酒,心想不管了,反正已经到这地步了…… 就任其发展吧,什麽都不必想,其实我真的在醉,也无法想什麽了,只是闭目放鬆心情,吸一口气,大大地放鬆做一下吧。这不是在梦中吧,老公他可以偷吃,我为什幺就不可以。

没多久,他光着身体,手拿了一片大浴巾,胯中吊着一支半隆起的大屌,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坐回我身旁,看到我在捡查包包,又讪讪地说:

『别紧张,刚才只是在要确定妳是不是出来吊凯子的“小姐” 』。

『是不是呢?』我也有此些卸下了心防,媚眼看着他。

『不是!不是!因为看到妳是有老公的女人,但不像卅二岁,十分Babyface,身材又娇小,倒像廿岁而已』,听他说我年轻,不心中有些飘飘然。

『你偷看了我的身份証!』

『看一下大家放心,不好吗?』

他把我拉到他怀里,开始从嘴巴吻起,脖子、胸部…… 他吻遍我全身,他的舌头真的很利害,我露出雪白光滑的大腿,两腿微张,大腿尽头,乌黑黑的一片,黑漆漆草丛下的中间,有一道粉红色的裂缝,他俯下身来吻我下体的时候,硬硬刺刺的鬍渣,扎在阴蒂和小阴唇上,跟触到高压电似的浑身战慄,失神叫得好大声,还没进入,先让我真的尝试了什麽是高潮,我好像失禁了一样!一直冒水,这是不是日本人A片里讲的潮吹吧、如果是的话,不会太快了罢,但会不会是医学节目上说的是”早洩” 呢?,强烈感觉到吸不到气快要窒息了,神志不清,全身都好像失控了!有些感受到古人说的『死去活来』一词了!

我的私处,散发着新鲜成熟的美感,吸引了这个洋男的兴趣,又因为不曾生过孩子,肚子雪白平坦的,没有一条妊娠纹,鼓鼓的耻丘上,倒三角形耻毛黑漆漆一小片,银圆大一小撮,好像只是点缀性的存在,在耻毛淹盖下,小穴丰满像座小丘,有如神秘溪谷,中央一条粉红色的裂缝,两边双丘微微隆起!二瓣小阴唇,在裂缝中含羞地微微伸出,阴道口已晶晶亮亮,一片水汪汪。

他小心翼翼的,拨开粉红色的花瓣裂缝,慢慢的将右手食指插入,我很紧张,阴道很紧,但因为已有滑液,很顺畅的插入。

除老公和妇科医生外,我从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见过或摸过我这里,更没有私处大开,让老公以外的男人手指插入,但在当前这个洋人面前,他的粗糙的手指插入阴道里面,使我突然兴起了一阵从不曾有过的异样淫秽慾念。

他坐起抱着我,把我臀部压在他大屌上,很温柔的吻我,可是我只能急促地喘气,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想到… “呵!我要失身了,我真的要失身了”他继续轻轻的吻着我脸……大屌已经勃起,在我阴道口磨擦,啊!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指指大屌问我:『妳可以用嘴给”他”享受一下了吗?』

我看了看他的”他”,笑了一笑,双手比了一下太长,当作回答,

他把我的手拉到”他”那里,我看到压在我身下他的东西勃起了,好大,好长,没试过真的吓死了……怎幺可能塞得进我下面的口,我真的有点怕!

我说:『Your’s is too big, I don’t think I can take it,你那个太大了吧,我怕会受不了!』我看”他” ,比我老公的“它” 大多了,最起码有3倍长,一倍半粗!我只有在跟老公一起看A片才会看到过,真怕得想马上穿回衣服走人了……这幺粗大一支洋屌塞进来,可能吗?吓死人了!

他抱着我说:『蜜糖,放心!我会很温柔的对妳的』他又开始他的吻攻…… 我心理和生理旌旌摇动,给软化了,心中也有些想冒险跃跃欲试,。

他是我一生中第二个男人,我不太了解他的僻好,只能全部被动,任由他对我做前戏,他却是情场老手,玩弄得我欲仙欲死,上面淫慾直冲脑门,下面淫水流湿床单,中间乳头鼓鼓发涨,他看到我已经被玩得披头散髮,不成人样,频频抬臀索屌时,才将我放倒床上,到他要插入的时候,我真的很矛盾,又很怕又渴望!我要亲眼目睹,低头亲眼看他插进我下面,我下面水流汪汪的那个重要瞬间。

不敢相信,低头看着他真的慢慢的插进了我,下面传来一种美妙的痛楚感,以前不曾有过的充实,马上,才顶到子宫颈口,他立刻开始快速抽插动作,他每一下都可以顶到我的阴道底部,我只能乱扭乱叫了,双手紧紧地抱着他背部,两腿一会儿夹紧臀部,一会儿大大打开,大声叽哩哇啦叫床不停,不知所云。不由自主地,暗下拿他和老公比,结婚已近十年,而每次跟老公做爱,即使在最佳情况下,最久也从没超过五多分钟,而他不知要不停拔出,改变多次体位,不能畅快连续,今天才知道原来女人真的一次性爱可以有多次高潮是真的,他竟抽插了半个多小时,我一次高潮又加了一次高潮,休息二分钟,再次进入我,又再高潮了2次,我叫床不止,到他结束后,我想坐起床来好你喘一口气,却全身没力的,双腿在发抖,而地板上好像打翻了几杯水似滑不拉几的,地板和床单上都是我刚才喷湿的一大片……

事后,我又喝了2杯甜酒,压一压膨膨乱奔的心跳,聊了一下,他留了电话给我,给了一张名片,说随时可以找他,就送我上计程车回家。

回到家快二点了,怕穿绑,但老公仍也没回来,。

匆匆简单地清洗了一下,上床后,因为今天发生太多的事了,心中兴奋,久久不能入眠,可是又好像一直感觉他的”他”仍一直在我下面抽插似的……一直在回味刚才的完美性爱,我又警告自已”一失足成干古恨”,出轨的事,可一不可再……把他忘之脑后罢!中午我去Pub把车开回来。

第二天傍晚,老公又回家谈判,二人一言不合又吵了一架,他提出要付我一千万台协议离婚,我不同意,他恨恨离去,临走出门时,我看到他头上仿彿戴了一顶漂亮的绿色运动帽,还是美国製的呢,心里有些得意,暗暗偷笑。

后来,老公又回了几次家,每次回家,还是提协议离婚的话题,离婚价码也提高到一千二百万,但我均不同意,一个公立银行董事长离婚的价码没有这个低行情吧。

他对我说,他只是银行的法人代表董事长,自己连一张股票都没有,比起以往,也只是薪水多一些而已,所提的一千二百万,他也要向自已银行融资,再多他也挤不出来。

这次以后,每天我都很不开心,脑海里,一直浮现老公背叛的情景,老公是如何轻吻着那个我没见过的狐狸精,爱抚她,抽擦她,那高潮的样子,在床上一切一切我似乎都亲眼目睹,历历在目情景,无法释怀。

但是,我也一直在想起我自己跟老美出轨的事,我告诉自己:『那都是老公始作俑者害的,不是他那天没有不让我上那间大楼,第二天我也不会去吃酒,也就不会见到哪那个老美,当然就更不会有以后那些节目,全是他的错!

想到那老美,我下腹就革命闹水灾,频频放尿,忍耐了一个星期,有一天我终于受不了,我打了个电话给那老外。籍口说:只想问候他一下,说声对不起,那天把他家弄得那麽髒。接起电话,他不是傻子,一听就知道我是一条藉口,他就反问:『想我了吗?晚上要有空,一起吃晚餐打一炮好吗?』才给他一次颜料,他就跟我开染坊说黄腔了。

但是,宾果!果然被他猜到我子宫里去了。

我马上一百个愿意,坐车到他家中去了,(我不敢开自己的车子去他家,怕老公僱徵信社跟纵我)故意撘公车东转西转,又与他在SOGO百货公司内会面,再一同去联一餐厅用餐,吃完餐后还不到晚上9点。

餐后在车上他说:『再到我家去坐坐?』

我假意说:『不好意思的……,上次把你家弄得髒死了!』

他笑笑说:『帮佣早就清洁好了,还放到现在?』

其实,去他那里,这本来就是我打电话给他的目的,我当然同意,不过我是女生,还是要矜持一下,正在踌躇只好说:

『不好罢,把你家弄得那幺髒,一定已经被你家帮佣骂死了』。


『也好,那我先送妳回家,我自己去Pub喝杯酒,看看今天有什幺女生可检』。

我的装腔作势假淑女,一下就被他破了功,我伸手到他裆里用力捏了一把,说:『你敢!』。他哈哈大笑。

我们就坐了车去他家。路上我还告诉他,今天我安全期,可以不用套套,他凝视了很久,抓住我一只手,用力握了很久,我不太了解他的意思。。

经上次,在他家中上次的一番磨练,我已被他啓动了卅似狼如虎的情慾,加上又在家中又忍慾乾折磨了好多天,今天我在床上,已经不像上次一样有些含羞,自在多了,我反而有些索需无度,他有些诧异我的进展,但他也比上一次更热情,我更加感受到他射精时,顶着我子宫颈那热热的沖力…… 好像每一下都直接灌进我的子宫!干了快一个多小时,他又让我多次的『死去活来』,我现在才知道这个男人的性能力,真能让我『欲仙欲死』的感觉了!事后,清醒一些时,我一再警告自己一错不能再错,我要戒掉对他的迷恋,立志要一定!停止这种关係,一定要!,但没有三天,我忍不住,又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打给了他。

我在想,这是我对老公的报複,还是我现在根本不要脸?可是…… 我已经排斥跟老公亲热了!老公跟本无法给我所要的!之前我是很容易满足的,可现在……让我尝到了什麽才是大汗淋漓的性爱,这是我老公绝对无法满足我的!不知如何是好? 很是徬徨。

我已经身陷其中,割捨不下了,以后我们又幽会了几次,一次,二次,很多次。为了安全让彼此放心做爱,他还和我一同去做了爱滋和性病的检查,他给我看了,两人的检验结果,二人均为NIL,他还将检验报告,很郑重地收摺收起来。

时间久了一些,杰克慢慢了拿出一些性爱玩具,碟片等,我们也偶而助兴,但我是不太热衷这些,只是杰克有兴趣时我配合一下。但那支伸缩震动器实在太厉害,用一次,爱用多久它都行。

也知道杰克真一个性爱机器,不但会玩,也能玩,家中有一些玩意,更有一些SM工具和设备,他也跟我玩一些捆绑和手铐等游戏,一次二次我感到有些好玩,配合一下但第三次我就感到有些无聊,不太肯做,他收就悻悻的算了。

有一次,他也向我提议,要找一对夫妇来他家,四个人交换做爱,我骂他,男女做爱是多幺私密的事,怎幺可以有旁人在场,更不可想像四人交换、交替做爱,很生气,被我一口否决掉了,他只好作罢。

又有一次,我在他床上做爱得浑然忘我时,突然看到壁上60吋大电视上,有一对男女也正在做爱,做得难分难解,仔细一看那不是杰克和我吗!大惊失色,赶紧问他这是怎幺一件事?他嘻皮笑脸笑笑说:这是他的一个嗜好,将心爱过的女人影像留下来,妳是我最爱的女人,当然要留起来,因为事已至此,我亦很无奈,要他为我保密,切不可让别人看到。

那老外(现在我叫他杰克),他用自己名字又辨了一支手机给我,打电话给我说:

『蜜糖!我替妳辨了一支手机,以后妳用这支专用手机打电话给我,免得妳老公在妳手机上发现奚巧,把妳现在手机上一切纪录删掉』。

老公最近比较常回家,因为姘头怀孕了,狐狸精急着要他和我离婚,好给孩子一个正式的名份,他提高了瞻养费的价码到一千五百万,我没同意,没有五千万我是不会点头的,”拖着” 对我来说是没有时间的压力的。

在和杰克做爱时,我对他试探了一下,会不会和我结婚,他想了想说:

『等妳的婚姻解决了后,再来攷虑吧,我也有一段婚姻要克服』。

软钉子,没有任何答案!

有一天,杰克打电话给我,说:

『蜜糖!今天晚上,我们国际商人俱乐部,有一个月会派对,规定要携眷参加,我老婆也不在这里,想带妳一起去参加,好吗?』。

我听了高兴极了,这是个进一步打进他生活圈的机会,知道他一些朋友们的情形,我怎能放弃。

为了洋化一些,洗了澡,仔细化了一个自认为美美的妆,喷上香奈儿 No.5,就换了一套比较清凉又前卫一些的洋装,打了的士,先到了他家楼下,接了他一起前往派对。

派对在天母洋人住宅区半山上的一栋华宅举行,这栋宅子佔也地不小,有多株森森大树及院子,还有一个25米的泳池。主人夫妇是一对白得有些可怕的英国白人,很客气地出来接待。引我们到池傍一支露天茶几边上端上茶水坐下,不多久客人落续到齐。

今天的客人共有八对人,连主人也不过九对夫妇,(不一定是夫妇,像我们也只是情侣),除了我及另一个华人女性和他的日本男伴外,全都是洋人,其中还有一位男的是位操法语高头大马的黑人,比杰克还要高几吋,几乎快2米高,体型很是惊人,我162公分,跟他握手时,至少比我高出快四十公分,整整一个多头。

男主人摇了一个铃,大家集中在一起,女主人掏出纸笔,向客人收取酒水及会费,又收取了健康检验报告,就宣布派对开始,开了约翰走路威士忌和龙舌兰酒供人饮用,女士们还有西班了甜酒,另一面一张小桌上还摆多样助兴药物,分成“Hes”,”Hers” 和“Uni-Sex” (男、女、及通用)三种饮料,及一只收币的小木箱。

杰克也买了一瓶女用的饮料给我,喝下去无香无味,淡如白水毫无感觉。

私人派对收取金钱公摊费用我暸解,小罐饮料则有些贵,收取健康检验报告我就有些矇。


客厅中播放起舞曲,大家一边饮酒,一边婆莎起舞,我和杰克相拥相吻、饮酒跳舞,我已经很很久没跳舞了,一扫整天在家中的鬰闷,欢欣非常,心情大好,几支舞后,交换舞伴,我和所有的人都疯狂地跳舞。

我也喝了好几杯的甜酒和约翰走路,甚至喝了二杯龙舌兰酒,我兴奋得不得了,只是跳舞中,男伴都不太老实,有人用硬硬的物件顶触我的下身。

客厅中舞曲停了,100吋大电视竟然放起了美国A片,一个白种少妇和一个巨屌黑人作爱,大家围到客厅看电视。

我有看过日本A片,但从来不曾看过这样大开大放的美国黑人A片,酒后也有些忘形,我突然感到下腹有迫切的需要的异样感,亟需杰克的安慰,看到萤幕上的男女性爱画面,我愈来愈迫切需要,我自知脸上红潮上头,呼吸沈重,啊呀不好,刚在那罐饮料在作怪,我耳中嗡嗡作响,急需男人伴我,杂坐在人群中的我,忽然感到有人伸手进入了我裙下丁字内裤里,我以为是杰克在挑逗我,我还帮助他将裤底拨到一边,以方便他动作,当他搓到我的阴蒂,突然脑中嗡然一声,阴道分泌不少滑液,心中一片混乱。

忽然,矇眬中看到杰克却在客厅另侧沙发上,和一个北欧女子正在做爱,看到我在看他,还转头对我眨眼,惊觉摸我阴蒂的另有他人,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位法国黑人,酒精令人冲动,我突然知道杰克今天带我来这里真正目的了,但我已中了道了。

我这才知道,我已经进入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国际换妻俱乐部,对杰克来完说,他一点也不吃亏,反正换来换去,都是别人的老婆。在药物的作用下,我己经无法正常思考事物,只是在受肉慾的机械性支配,轮流作爱,在人屋檐下,不做也不行了,头都剃下去了,怎幺回头,只有继续走下去,我发现全屋子男男女女,都脱下了华丽的衣服,一个个返璞归真,见着屁股,袒裼裸裎相见,我也不知什幺时候,把原本就单薄的衣服,脱在哪里了。这一夜,屋中每一个人,都受到周围淫蕩气氛和药物的影响,我有些自我放弃,就摇摇我满头的秀髮,澈底的开放,我不知是否那瓶饮料的影响,还是受到杰克这二个月爱情的薰陶,本来极端保守,洁身自好贞节的我,竟变成亳无羞耻的蕩妇,会接受一人接一人地交换做爱,

我根本不知道这个法国黑人叫什幺名字,是干什幺行业的,只知道他的大屌比杰克不相上下,但他的屌毛以比杰克浓密多了,龟头尖尖的很会钻洞,我躺在泳池躺椅上,分开大腿,他猛一下插到了底,我骤不及防,好痛!推了一下,双腿自然反射夹了拢来,他一出力用他肥厚的耻丘,和那丛已剃掉,但刚生长没多长,浓密的阴毛,全部刺到我的阴蒂和阴唇,我相信这是他故意让它长到这了个长度来剌女人敏感部位的,我感到就像被触电的感觉,忍不住叫了一声「啊!」。但紧随而来,感到下腹产生了一种微妙、难以忍受的针炙感,有点怪怪的刺激,小穴里好似蚂蚁爬过似痒痒的,说不上是舒服还是难受。

我的小阴蒂,受到这个刺激,不由自主地,竟像颗小肉球似的慢慢勃起,引起下面炽热的骚慾,阴道又潺潺渗水,今天已经是N次地强烈动情了。

看到自己今天这样的淫蕩,自己也不敢相信会变成如此,但这些羞愧的情绪,很快被有些另股不知由何处而来,无力抗拒的的慾念沖走,我在他怀里,身材不成比例,他太高大,我太娇小,好像一个巨人在和一了幼小女童般的做爱,我努力奉承,兴奋的肉慾,烧得满脸通红,慾念上来时,全身发烫,无奈地分开双腿,对他说:

『用力肏我,你这个狗入的You sonthe of bitch,Faster!Faster!』。

我们在躺椅上做了好久,好久,好久……他还没射精,只懂得机械性不停地捣蒜,我觉得很痛,也很无趣,推开了黑人,又去找别人,黑人大概吃药吃得有些茫然,也又另去猎艳了,我走上了二楼,遇到哥斯达利加的金髮大叔,我用西班牙话给他打了一个招呼:『布埃讷斯、诺切司 (晚安!)』,他看了窗外一眼又看了看墙上那只挂钟,用中文回答我:『已经一点了,早安!』,就把我拉进了这间客房,他说他老婆则被德国小鬍子叫走了。

他看见我一片娇羞狐媚娇羞模样(装演出来的),身材娇小但大腿白淅丰腴,小腿挺直,十支涂了鲜红寇丹的美丽脚趾,整洁白嫩,大腿稍稍开开,根部乌黑黑一小片阴毛,捲卷诱人,微微隆起粉粉嫩嫩的小穴,洞口微开,沁沁露着滴滴的蜜汁淫水,这还是刚才和黑人做爱时不曾擦去的礼物。诱惑着这位南美朋友,心跳加速,伸出毛茸茸的大手,忍不住、在我小阴唇及阴蒂上来回轻轻的摸抚,再加上压、锉、转,磨、捏、拉,简直是一种变态虐待,哎呀!我的妈,你知道,这舒服劲呵!。

其实渗渗淫水的小穴,淫答答的找不到毛巾或卫生纸擦拭,阴蒂有些搔痒感,有些怪怪的,很想马上有一张温暖而柔软又带扎扎鬍髭的嘴吮吸,

在床上他跪在我大大打开两腿之间,举着已膨胀得大铁棒,又烫又硬,在我眼到前幌动,引起了我无法忍受的淫念,满脸胀得通红,呼吸加速,他手指任意地拨弄着阴蒂,同时又用另手,在我小穴两旁、前后,及大腿内侧根部,有意无意地轻抚,呀!我的妈呀,欲仙欲死。

我饿几乎用哀求他:『吸我,用力吸我! Suck me,please suck me hard』,他不予理会,逕自用力插入了我……。

他抽插的功夫真不错,只是太只顾自己的畅爽,不太替女伴着想,即使他已经射了,我还觉得他仍欠我一吸。

那个日本小个子,则拿了一台摄影机,到处摄影,奇怪的是,那时候根本没有想到有镜头外流的后果。。

大概今夜男生都射了好多次,每个人每次射的量都很少,我仍然好兴奋,有些慾求不满足。

我怎幺啦?这幺多个雄性动物,人人大鸡巴,竟还没满足我,忽然,恍然大悟,一定是早先喝的那瓶饭料害的。可是火烧眉毛,下面都顾不週全,那想到脸面和明天。

我记得我曾在客厅沙发上房间,和以色列犹太人做爱,又和芝加哥胖子在泳池畔做爱,又和德国绅士,在私人酒吧桌子上劈开大腿做爱,黑人又为我买了第二瓶饮料,在电视机前和黑人大个子二次交配,也和杰克打砲,才知道那饮料的厉害,下腹好失火一样,脑中只想到要被插入,疯狂地进入主人房和英国夫妇做3P,我成了派对明星,大家追逐的目标,跟每一个人疯狂地做爱。又和巴西女生维多利亚做魔镜,大家疯狂到天亮,已经记不得做了多少个回合,只知道阴道口都红肿痛了,我还兴緻勃勃。而且又当选了本次派对皇后,那个小日本人,则追逐着我拍种种镜头,天亮前大家都累倒了,各自赋归。我也身体累得不行,但脑海中还是兴緻勃勃无法入眠,曲终人散,大家相约要吸收更多同好下期再会。

不知道杰克是怎样把我弄回家的,睡到第二天下午醒来,发现单独一人睡在自己床上,吓了一跳,还好老公也没有回来,头疼的不得了,不知是宿酒未醒,还是昨夜助性药物的后遗症,想起昨夜的荒唐事,很是后悔,家中尚有他人,厨子夫妇却早就来了。

我澈底的背叛了我老公,竟进入了一个不知胡帝的深渊,不可自拔。

今夜,又是一个星期六,自从上次疯狂地参加了、杰克朋友们的换妻派对后,大概体力透支,好几天身体虚虚的,浑身泛力,小穴外面有些肿涨,但裏面却是食髓知味,念念不忘法国黑人路易,苦于那天未留下电话,难能再连络。

最近未见杰克约我,挂了一个电话给他,大概最近他有些忙,已经三、四天没通电话了,电话中传来语音:

『你拨的电话是一个空号,请查明再拨………』,咦,怎幺会错了。

我就继续化妆,一面再次拨号……

突然,老公铁青着脸回到家中,一言不发坐在梳妆台的旁边,放了一叠照片在檯上,我信手拿起来一看,啊,是一个披头散髮的中年女子和数个不同男人的春宫照,女的都是正面照片,表情淫蕩而享受,男的都是背部,看不出是谁,但从身影看来都是洋人,那个照片中的女人,不是区区在下本姑娘我,能会是谁。

我急着厉声问他:『照片那里来的?』。

『妳说呢?妳那个美国姘头五百万卖给我的,妳总不能说那不是妳吧?』。

人赃俱获,铁証如山我也不想否认了,反正脸己撕破了,这个婚姻保住也没有什幺意义了,离婚拿些钱分手算了:

『好吧,算你狠,现在你想怎样』。

『我给妳保留一些面子,不给妳发布公开,明天我们一起去户政事务所,正式登记协议离婚,互不相欠,拍拍屁股,好聚好散,从自各走阳关道、独木桥』

『我倒不在乎,你把这些照片登上报,Po上网,如果你想要记者围着你转,要叫大家看看XX银行董事长,是一只大大的乌龟,你那里照片如果不够多,不够精釆的话,我这里还有很多,都可以给记者,我愿意奉陪你上法院见』。

这下打中他的要害,他沈默了很久,说:

『那妳要我怎样做?守着一个残破的婚姻有什幺意义呢,好好的分手吧,互相给一个空间吧,妳还年青,幸福还在不远处』。

终于,我和前夫以伍佰万元协议离婚,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回头去找浑蛋的杰克,早就离开这里归去来焉,回美国不知去向了,也许你会奇怪我前夫怎幺会和杰克认识的,那是我前夫安插在家中的厨子,我第一次和杰克约会起,他就录下了我们的通话记录。

杰克离开后,我仍有精采的情史,那是以后的故事了。